齐翔文苑

重返军营

时间:2013/8/9 9:24:26  作者:佟凤民  来源:  查看:305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离别军营30余年,终于有了回老部队看一看的机会。那是2011年4月,因参加战友儿子的婚礼,正好来到辽宁兴城,于是,我和另一位同乡战友,各自偕妻子回到了我们的老部队。  在前往军营的路上,我心潮起伏,心情难以平静。老部队,承载了我太多太多的思念,我在这里虽然仅仅生活了两年多时光,然...

离别军营30余年,终于有了回老部队看一看的机会。那是20114月,因参加战友儿子的婚礼,正好来到辽宁兴城,于是,我和另一位同乡战友,各自偕妻子回到了我们的老部队。

  在前往军营的路上,我心潮起伏,心情难以平静。老部队,承载了我太多太多的思念,我在这里虽然仅仅生活了两年多时光,然而,它给予我人生的磨砺却像磐石一样如此坚硬厚重,仿佛江河般一轴画卷,无论我的足迹流向哪里,总像有一团绵绵的情丝永远也扯不断对老部队的思念。

  团部俗称北大营,距县城3公里,从兴城古城“西关”火车站出发,有一条通往军营的大路,出城不远有一条河流横亘在古城与军营之间,河流之上架设有铁路大桥,旁边有遗存下来的军事碉堡,虽然不清楚是敌方还是我方所设,但从碉堡之上布满的弹痕来看,可见当年的战斗是何等惨烈。这里是辽西走廊的重要通道,难怪战争遗存在这里如此清晰可辨。

  兴城,自古以来就是海上和陆路重要的军事要塞,抗清名将袁宗焕就曾驻守兴城,成为抵挡清军入关的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。解放战争时期著名的辽沈战役,这里曾是国共两军浴血厮杀的主战场,矗立于“首山”之颠的古代“峰火台”,时刻向世人警示要和平更要居安思危。当我们这群热血方刚的青年,怀揣报效祖国的理想,从祖国各地汇聚到这里的时候,我们每个人的心情都格外的凝重。

  兴城古城极具明代风格,是我国目前保存最为完整的四座明代古城之一。为一座方形卫城,城墙设有东南西北四门,城中心设有钟鼓楼,城外有半圆形瓮城,城墙四角仍筑有炮台,用来架设红衣大炮。古城虽然不大,但这里却汇聚了我军诸多作战兵种,从服装上你可看到陆海空三种颜色。

  我所在的部队是坦克部队,装备有当时比较先进的主战坦克。我的职务是团部军械员,负责整个部队军械装备物资的贮存和保障。两年中,我参加两次大型军事演习和一次战争准备(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),我工作中勤奋好学,勇于吃苦,甘于奉献,先后三次获得团嘉奖,入伍一年零九个月光荣加入党组织,被保送入军校,一年后提干。《齐翔报》曾刊登我撰写的散文和诗歌《军营的第一个春节》、《我的第一份入党申请》、《房东》、《流泪的蒲公英》、《军歌嘹亮的岁月》、《又见军旗红》等,都是我在那个时期的亲身经历。其中,最令我难以释怀的就是关于母亲的去世,那是在我入伍仅仅18天,母亲因忧伤思念过度,引发脑溢血而不幸地离开了人世。我的父亲是一名国家干部、老党员,当时竞把这一噩耗向我作了隐瞒,时隔一年之后通过组织才向我作了转达,原因就是怕影响我在部队好好工作,可见那时人们的思想是多么的纯洁和善良!多年以后,我虽然心存遗憾,但从内心深处理解我的父亲,他们那代人就是这样一种品质:爱国,忠城,无私。同时,我也深深地感谢我父亲,正是他那博大无私的胸怀,才感染和教育了我成为日后懂得如何爱党爱国家,懂得如何感恩和报效祖国,而且这种作风一直流传到我的后代。

  我在兴城的两年,留给家人太多的挂念。一是我当兵时不满十八岁,在五兄妹中又是最小的,他们担心我照顾不好自己;二是我离开家乡才几个月就爆发了对越自卫反击战,我的部队虽然不在前线,却随时有上前线的可能,家里连续三个月没有收到我的来信,姐姐们因惦记我整日泪水不断,老父亲也因担心我的平安在一夜之间竞愁白了头发。

  兴城两年时光我收获的欢乐和果实同样也很多。在这里我由一个稚嫩的青年实现了向一名合格军人的华丽转身,我得到了一位老首长对我慈父般的关爱,倾心培育我茁壮成长,扶上战马并且再送一程;在这里我学会了打枪、学会了队列、学会了怎样当文书;在这里我学会了怎样学习、怎样工作、怎样思考,最重要的是我学会了怎样规划自己的人生。

  “到了,到了!”一阵欢呼声把我从沉思中唤醒,我抬眼一看,团部的营房就在眼前。还是那条笔直的大道,还是两排齐整整的杨树,只不过比当年更挺拔、更粗壮。石砌的2米多高围墙还在,带有值勤岗楼的大门垛还是老样子,连围墙上的标语也没有变,上面题写了毛主席的语录:提高警惕,保卫祖国!看到它们我感到无比的亲切,然而这几个大字如今在多数地方已经见不到了,唯有老部队还保留着激励几代人的这幅标语。往里看,有一个类似于天安门金水河上的小桥还依然存在,这是我们进出营房的必经之路,操场、营房、岗楼和我们常常跨过的小桥时常在梦中和它们见面。

  不同的是,过去好多苏式建筑营房(后勤部、特务连、汽车连、通信连、修理连)还有司令部、政治部机关的四合院却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崭新的楼舍。还有更重要的,这里再也不会出现原有的主人,因为我们的老部队早已经被撤编,现在这里移交给汽车训练团,当然,我们想走进这个大门恐怕是没有机会了。

  虽然心有不甘,有生之年能回老部队看一眼,吾心足矣!